道不尽的娄烦丨太“?”啦!娄烦邀你穿越历史

道不尽的娄烦丨太“?”啦!娄烦邀你穿越历史

2021年08月08日 12:18:04
来源:凤凰网山西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千百年来,经过岁月的洗礼,华夏大地的每一寸土地,都刻下了中华文脉的印记,深藏着往圣先贤的遗韵风骨。娄烦自不例外,它的过往就像是一本尘封已久的书籍。

翻开娄烦这本历史书,穿越回楼烦古国。风月流转,这神秘面纱被一点一点揭开。

天淡云闲今古同

疾风盈野,野草和低矮的灌木东倒西歪,似是被一只大手碾压一般,裸露出土黄色的地面,与远处残存的“Ⅱ”型城垣产生某种共鸣。这里便是娄烦早期城邦的所在地,位于娄烦县马家庄乡新城东沟村的楼烦古城遗址。

娄烦是一个具有6000多年文化传承和1400多年建城历史的地方。据现存史料记载和文物遗址考证,早在旧石器时代,娄烦县境内已有人类繁衍生息。而娄烦之所以得名,皆源自一个古老的部落——楼烦。

夏时,就有楼烦国的存在。楼烦是胡是汉素有争论,这点按下不提,但有一点可以达成共识,那就是楼烦的强大。

道不尽的娄烦丨太“?”啦!娄烦邀你穿越历史

据史料记载,最早的楼烦国疆域相当于今天北起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南到山西雁北朔州一带。而楼烦国的势力扩张到今娄烦县境内,则是在战国时期。楼烦国乘虚南下,经过多次迁都,最终把都城建在了易守难攻且便于隐蔽的,今娄烦县马家庄乡新城东沟村皇帝峁上。此后一百多年里,楼烦国继续壮大,所辖疆域大致包括北至现在的内蒙古清水河一带,西达阴山之南到陕北,南到山西灵石,东迄河北乐平县,东南边缘到太原市城区。

但无论你曾经多么耀眼,在历史长河里,终归只是万千光点之一。楼烦人善骑射,彪悍勇猛,强盛时足以与中原国家分庭抗礼,但在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变革下,终究还是被征服。而“楼烦骏马甲天下”之誉,想是从这遥远的时代开始便打下了基础,如今我们仍能在云顶山上看到奔驰的娄烦马,稍稍感受一下当时人们的生活状态。

看着楼烦王的雕像和裸露的城墙,可以遥想当年楼烦王在这城墙上指点江山的模样,在娄烦县深挖古国文化的当下,这样的场景我们也许可以期待。

春风不改旧时波

清康熙三十九年《静乐县志》载:“石门山:娄烦西,其状若门。”

石门山,位于今娄烦县城西约5公里的一条名曰“石门则”的小沟深处,如今的石门山风姿依旧。从沟底顺溪而上,一路弯弯曲曲,周围满是被亿年流水冲刷而成的奇穴怪洞。行至沟的尽头,抬头望去,在高高的青石岸上便可看到一处自然造化的“石门”。

“石门”高约20米,宽约7米,深亦有8米。若还想上到石门去,需在陡峭山岩上攀登方可到达。驻足石门四望,眼见飞湍瀑流,峭壁山崖,松杉葱郁,山花烂漫。即使是在三伏天,这里依然凉风阵阵,清爽无比。

道不尽的娄烦丨太“?”啦!娄烦邀你穿越历史

你可能不知道,杜甫的爷爷杜审言还曾慕名来此。他登临石门山领略美景后,便写下了《度石门山》一诗:“石门千仞断,迸水落遥空。道束悬崖半,桥欹绝涧中。仰攀人屡息,直下骑才通。泥拥奔蛇径,云埋伏兽丛。星躔牛斗北,地脉复牙东。开塞随行变,高深触望同。江声连骤雨,日气抱残虹。未改朱明律,先含白露风。坚贞深不惮,险涩谅难穷。有异登临赏,徒为造化功。”

这在娄烦并不是独一份,位于峰岭山与石峡山(亦称石人山)之间的石峡温泉,也是曾经文人墨客的寻访之地。清康熙三十九年《静乐县志》载:“石峡山,县南六十里,两山对峙、汾水穿流,峡之中浒滨间多泉,水皆温,汇入汾二十里,即严冬不冰,八景所谓‘石峡温泉’者也。”

道不尽的娄烦丨太“?”啦!娄烦邀你穿越历史

清代诗人赵梦麟有《石峡温泉》诗一首:“重山对列如环堵,沸沸清泉漱江渚。隆冬不冻夜不寒,水面鸳鸯来往语。隔溪古寺插峰头,晓气晴岚带雨收。青苔两岸和烟柳,山自盘旋水自流。”

汾河水库建成后,温泉有时会深隐于水库底下,但旋涡周围,冬季一般仍然不会结冰,水面上常常雾气腾腾,有时气温极低,也不过结一层薄冰。每当旭日初升或夕阳晚照,石峡上空紫烟白雾不减当年,为娄烦胜景之一。

这还只是娄烦的其中几处风景,还有诸如圣水柏塔、白岭仙葩等许多难得一见的景致。山水文化是娄烦县下一步聚焦的重点文旅发展方向,不难想象,拥有如此多秀丽山川的娄烦,在文化底蕴的映衬下,会越发熠熠生辉。

传承是为了更好地延续

历史是文化的传承、积累和扩展,是人类文明的轨迹。

6月4日,娄烦县历史文化资源及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展开幕,展览充分运用了声光电等多媒体科技手段,展示了照片、文字、图表和实物等,一幅娄烦县蓬勃发展的生动画卷在人们面前呈现开来。

这个“行走的博物馆”,不就是娄烦历史最真实的体现?

道不尽的娄烦丨太“?”啦!娄烦邀你穿越历史

当然,娄烦还有其他的历史文化印记。

这里是文化融合的典范。全国罕见的始建于南北朝时期三教合一的寺庙三教寺坐落于此,它是研究古代建筑以及我国传统宗教历史的珍稀建筑。飞檐斗拱,巧夺天工,庙宇内部有历代所塑的各种神佛像,神态高大清逸,千姿百态,栩栩如生。

这里名人辈出。五代名将白重赞,少年从军,作战勇猛,屡立战功,多次大败辽军,官拜左千牛卫上将军;明代贤臣王希曾,与祁县吕子诚、平定叶兼山、榆次苏洪九号称王吕叶苏四才子,“靖难之变”慷慨赴死;清朝廉吏姚士林,勤廉从政,体恤百姓,重视道德教养,积极兴办学校,因不喜阿谀奉承辞官回乡。

道不尽的娄烦丨太“?”啦!娄烦邀你穿越历史

这里有精美的非遗作品。非遗是历史文化的载体,娄烦的非遗不在少数,剪纸、木版画、刺绣……娄烦如今的非遗已经渐渐摆脱过去的束缚,开始与时俱进,探索新的呈现方式。

……

这是娄烦的底蕴,更是今后努力的方向。如今,娄烦县以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为契机,实施“旅游开发带全局”战略,以“旅游+”模式,深度挖掘整合山水、民俗、古国、西游等旅游资源,做好县域非遗传承和文物修缮保护,积极推进乡志、村志编纂工作,争创全域旅游示范县。

三千多年来,“楼烦”地名延绵不消,曾承担过国、郡、县、镇、市、村等各级行政区域的名称。如今看来,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名称,更是前人的柴米油盐、琴棋书画。时至今日,站在这片土地上,我们似乎仍能看到眼前的金戈铁马、欣欣向荣,听到耳边的鼓角争鸣、吆五喝六。

娄烦的历史穿越之旅,是“厚重”?还是“清雅”?请君来体验一下吧!(文:尚书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