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生:一颗赤诚为民心
山西

王振生:一颗赤诚为民心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雨雪搏激流,历经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在开往蒲县太林乡的五鹿山景区公路上,豪迈的歌声陪着王振生在50公里的路程上,来来往往走过16年。

现任山西省临汾市蒲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王振生,从警22年,16年扎根在偏远山区,王振生参与破获各类刑事案件2000余起,其中命案12起、系列盗窃案上百起。

从“刑侦尖兵”到“道德楷模”,从“警察叔叔”到“警察爸爸”,王振生守护着一方平安,演绎着古道热肠,也在践行着从警之初的那颗赤诚心。

责任在心 守护一方平安

王振生驻扎的太林乡刑警二中队,辖区有十多座大型煤矿、近四万流动人口,社会治安复杂,案件一度高发不下。

图为王振生和同事讨论案情

图为王振生和同事讨论案情

2011年5月23日晚,蒲县太林乡太原煤气化东河煤矿办公楼一层保卫科办公室的保险柜被撬,丢失现金56000元。当时王振生刚刚担任中队长,他拍着胸脯对报案人说:“一个月不破案,这个队长我就不干了。”誓言如山,使命在肩。他顶着压力连续奋战,28天成功告破系列盗窃案,4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拍着胸脯做保证,逐渐成了王振生面对突发案件,时常要立下的军令状。

2011年7月14日,有村民报案,在蒲县克城镇西门龙沟一山沟内发现一具被树枝掩盖的尸体。接到报案后,王振生立即带领民警赶赴案发地。

死者年龄在20岁左右,死前被人长时间殴打,身份难以核实。王振生和同事们一道,白天调查取证,晚上抽丝剥茧,进行案情分析,通过现场遗留的一枚“将军令”游戏卡,寻找到了突破口。

经过6天6夜的连续奋战,他们辗转临汾、洪洞、榆次、太谷等地,终于查明犯罪嫌疑人因反对女儿和受害人谈恋爱,而伙同他人,将受害人殴打致死的事实。

犯罪嫌疑人悉数归案后,当受害者家属送上“感谢公安”的横匾时,王振生一如既往,笑着说:“干刑警,就是要破案,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但也只有家人知道,限期破案的背后,伴随的往往是孤独、忙碌与危险。

“当时孩子才5岁,他在乡镇,半个月才回一趟家,娃成了我一个人的了!真‘后悔’嫁给他!”王振生的爱人也曾发过牢骚。

王振生却巧妙转换着话题:“我家大事我做主,小事都是我老婆说了算,可多年来家里从来没有过大事。”

图为王振生训练警犬

图为王振生训练警犬

守护尧师故里的平安祥和,可绝对是一件“大事”。这不,2020年,调任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后,王振生又主动请缨,兼任警犬基地负责人。

从此,在维稳处突、巡逻防控的第一线,他又有了新的战友。

正义在心 诠释刑警本色

秉公执法、匡扶正义,简单8个字,做起来却不太容易,王振生的刑警身份时常让他直面抉择。

2013年的一天,王振生接到分管领导电话,称交警在乔家湾乡公路排查时,发现民用车辆里藏有猎枪。王振生立即放下手头工作,带领民警马不停蹄赶到现场。

一到现场,王振生愣了,这司机不是我大舅哥嘛!咋办?王振生先命令办案民警把嫌疑人带回办案区,又及时向分管领导申请回避。

同事们开玩笑说:“振生,你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我申请回避,该咋办就咋办,回去后我给爱人解释吧。”王振生干脆地说。

最后,王振生的大舅哥因私藏枪支被判了刑,这个事一时间在县城传开了。“没有人情味”“太固执”,有些人在背地里这样评价他;但也有人说,这个刑警队长办得对,看看谁还敢“胡来”。

图为王振生与同事讨论案情

图为王振生与同事讨论案情

“他工作认真,为人厚道,讲原则、守规矩,我们就需要这样的人。”提起王振生,刑警大队长杨建忠忍不住赞许道。

尽管“黑脸刑警”早已名声在外,但“通融通融”的言论他还是接触到不少。

2017年3月,刑警二中队辖区发生一起盗窃案,经过侦查,锁定嫌疑人。一位领导给王振生打招呼说:“这个嫌疑人是我的亲戚,你看怎么能把案子消化了。”

是立案抓人,还是违纪办案?受害者的利益重要,还是领导的关系重要?王振生思考一番后,下定了决心:立案抓人。

正义为先,人民至上,王振生才觉得问心无愧。

柔情在心 当起“警察爸爸”

而这位刚正不阿的硬汉,在有些人的眼中,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暖男”。

2004年3月7日,蒲县克城镇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案发后不久,其中的四位嫌疑人悉数落网,唯独邱某,仿佛人间蒸发。

十多年来,蒲县公安刑警对邱某的抓捕丝毫没有松懈,终于在2015年11月21日,经过几天几夜的蹲点守候,王振生和几名办案民警在四川邱某的家中将其抓获。

就在王振生准备把犯罪嫌疑人押走的那一刻,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突然冲过来,抱住父亲,撕心裂肺地大哭不止。面对此情此景,每个人的心里都酸酸的,王振生也不例外。

小女孩名叫邱文君,在了解其家庭情况后,王振生当即留下200元钱和自己的手机号,还留下一句承诺:“有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

办案归来后,王振生第一时间给文君打电话,安慰鼓励这个还处在悲伤情绪中的小女孩。

慢慢地,他把文君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每周六给孩子发100元的生活费,视频通话了解孩子的学习生活情况,联系当地的中学,为其减免了初中阶段的全部费用,逢年过节买好衣服寄过去,每年去四川看望文君……寒来暑往,情到深处,小文君主动地喊他叫“爸爸”。

图为王振生和“女儿”邱文君的微信对话

图为王振生和“女儿”邱文君的微信对话

“爸爸,我这次语文考试年级第一名。”“女儿真棒!”逢人,王振生就会把文君给他发的短信拿出来,展示一番,脸上满满的自豪。

他也因此被冠以“蒲子好人”的美誉,在颁奖晚会现场,王振生认识了一位年仅11岁的盲童甄浩宇。

小浩宇从小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失明带来的生活不便和亲情缺失,让浩宇不愿意与外界接触,性格有些孤僻,终日与他相伴的只有一把电子琴。

“孩子的音乐天赋有可能成为他以后的生存技能。”得知浩宇对音乐的热爱后,王振生为他在短视频平台注册了账号,购置了新的电子琴、音响、话筒和直播支架,还找来专业人士,义务教浩宇音乐。

图为甄浩宇弹唱歌曲

图为甄浩宇弹唱歌曲

“你是我的眼,让我看到这世界就在我眼前……”如今,浩宇的账号已经拥有10万+粉丝,在直播间的鼓励和加油声中,他又弹起这首,最常给王振生谈唱的歌。

“警察爸爸”的称呼,王振生早已名副其实。

总有人问王振生,你做这些图什么呢?

“我是警察,最主要的是人民的警察。”王振生的回应总是这样一句,就像成为警察的第一天,宣誓的那样。(文:韩芸铃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