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寺遗址展千年!这些大遗址将有新规划……
山西

陶寺遗址展千年!这些大遗址将有新规划……

有历史才有现在,唯遗产才知兴衰。11月18日,国家文物局印发了关于《大遗址保护利用“十四五”专项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为全面提升大遗址保护管理和利用水平指明了方向。

陶寺遗址展千年!这些大遗址将有新规划……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山西陶寺遗址不仅赫然入列《规划》大遗址项目名单,而且被多次提及,将编辑出版陶寺遗址等重大考古报告、重点开展陶寺遗址等文物本体抢救保护项目、重点实施陶寺遗址等大遗址展示项目等,由此可见陶寺遗址在我国大遗址名录中的份量之重,价值之高。

陶寺遗址是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国家探索中的关键支点性都邑遗址,是考古探索、推动“尧舜禹传说时代”成为信史的关键遗址,因此陶寺遗址的考古发掘与研究成果,历来受到海内外考古学界和历史学界的高度重视。

据了解,陶寺遗址位于山西南部临汾市襄汾县城东北约7公里的陶寺镇,遗址面积300万平方米以上。

1978年至1985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山西队与山西原临汾行署文化局合作,对陶寺遗址做了大规模发掘,获得陶器、石器、礼乐器、装饰品等数量繁多的精美文物,揭开陶寺遗址的神秘面纱。特别是红铜铸造铜铃与类似文字符号的发现,引起海内外关注,也为中华文明的起源与礼制研究,提供了珍贵的重要材料。

陶寺遗址展千年!这些大遗址将有新规划……

1999年开始,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山西队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临汾市文物局合作,对陶寺遗址开始了新一轮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

2002年起,陶寺遗址考古工作被纳入国家科技支撑项目“中华文明探源工程”。

历经多年、两大阶段的陶寺遗址考古发掘,提出了一条较为完整的系列证据链,表明陶寺遗址在年代、地理位置、都城内涵、规模和等级以及它所反映的文明程度等方面,均与文献记载的尧都有相当高的契合度。

陶寺遗址的一系列发现,成为佐证“五千年中华文明”的重要依据,是生生不息的中华文明核心的重要源头。

2013年,陶寺遗址列入了2013年山西文物保护重点工程,在山西多部门的推动下被精心打造成为山西历史文化的新地标。

2016年3月11日,驻晋全国政协委员向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提交联名提案,建议国家从项目、资金、人才等方面支持山西,加强陶寺遗址保护利用工作。

2021年3月14日,陶寺遗址博物馆奠基仪式在山西临汾襄汾县举行。博物馆建成后,将以“今日中国 陶寺走来”为展陈主题,全面展示陶寺文化和帝尧文化。

陶寺遗址展千年!这些大遗址将有新规划……

不止是陶寺遗址,山西一直以来都将文物保护工作放在首位并落实到各个方面。今年10月初,山西突然遭遇了强降雨的侵袭,在众多新闻中有一条格外显眼,“山西有序推进灾后文物抢险保护工作”,因为山西是文物大省,现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53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779处。暴雨过后,山西省文物局采取分类施策、分步实施的办法,重点修缮一批,临时抢险一批,日常养护一批,基础加固一批,持续观测一批,合理退出一批,确保了在“十四五”期间,国省保文物受灾险情全面排除,市县保文物受灾险情明显改善,未定级文物受灾险情得到基本控制。

正是因为山西对文物保护工作的重视,才让众多精美文物和文化遗址能够更好的亮相和展示,并继续传承着山西乃至中国的历史文化。

就在今年11月3日,“巍巍如天——陶寺遗址考古成果精华展”在洛阳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举办。这是陶寺遗址考古成果的首次大规模展览,也是山西陶寺文物首次大规模出晋,对加强夏文化遗址之间的交流与馆际协作,具有重要意义。

陶寺遗址展千年!这些大遗址将有新规划……

本次展览让两大遗址交流、碰撞,不仅为观众带来文化盛宴,更对进一步深化夏文化研究、加强黄河流域早期中国文明遗址的交流合作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除此之外,在《规划》中,“十四五”时期大遗址名单山西还有4处上榜,分别是侯马晋国遗址、曲村—天马遗址、晋阳古城遗址、蒲津渡与蒲州故城遗址。这些遗址同陶寺一样,都是华夏文明不可多得的瑰宝,并持续传承着三晋大地的历史文化。

正如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相关负责人在《规划》解读时所表示,古遗址、古墓葬实证了我国百万年人类史、一万年文化史、五千多年文明史,是我国文物的重要类型。近年来,大遗址保护理念得到社会普遍认可,大遗址保护利用在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是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重大创新。(杨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