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书信 | 左权致叔父左铭山
山西

红色书信 | 左权致叔父左铭山

叔父:

叔父!我虽一时不能回家,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愿以我的成功的事业,报你与我母亲对我的恩爱,报我林哥对我的培养。

卢沟桥事件后,迄今已两个多月了。中国政府为自卫应战亦已摆开了阵势,全面的战争已打成了。这一战争必然要持久下去,也只有持久才能取得抗战的胜利。我今日即在上前线的途中。我们将以游击运动战的姿势,出动于敌人之前后左右各个方面,配合友军粉碎日敌的进攻。我军已准备着以最大的艰苦斗争来与日本周旋,因为在抗战中,中国的财政经济日益穷困,生产日益低落,在持久的战争中必须能够吃苦。没有坚持的持久艰苦斗争的精神,抗日胜利是无保障的。

————1937年9月,左权致叔父左铭山(节选)

左权

左权

左权(左二)、刘伯承(左三)与八路军战士在太行抗日根据地

左权(左二)、刘伯承(左三)与八路军战士在太行抗日根据地

左权,湖南醴陵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历次反“围剿”作战,长征中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等。1942年5月,左权在指挥部队掩护突围转移时壮烈牺牲,年仅37岁,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指挥员。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决定将烈士牺牲所在地山西辽县改名为左权县,以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