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里的爱情|生未同衾死同穴

硝烟里的爱情|生未同衾死同穴

2021年04月30日 13:20:51
来源:凤凰网山西

1928年9月,石评梅病逝,她与高君宇的羁绊也随之归于尘土。九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们面对这一段金坚玉洁的生死恋情时,仍是震撼不已。

1919年,石评梅上女高师时,被受父亲之托照顾她的吴天放打动,坠入爱河。然而,就在她感受初恋的幸福时,却发现自己深爱的这个男人早已有家室,伤透了心的石评梅毅然决定离开。但这种深刻的伤痕,却烙印在石评梅的心中,终其一生。

这个时候,高君宇正式走进石评梅的感情生活。

图片

他们相识于一次同乡会,此后,在不断的交往中,高君宇对石评梅生出友情之外的情愫,但他知已婚的身份没有资格谈婚嫁。

1923年秋,高君宇寄给石评梅一封信,信中夹着一片心形的红叶,红叶上题着一首诗,表达了对石评梅的爱慕之情,但石评梅并未接受他。

他爱她之深,正如同她拒他之坚,难以更改。

高君宇许诺,会解除那段不幸的包办婚姻,他没有食言。

1924年秋,他结束了长达10年、名存实亡的婚姻。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解脱。石评梅虽然很感动,可深受情伤的她,仍然无法敞开心扉。

1925年3月5日凌晨2时40分,年仅29岁的高君宇因病永远离开了没有完成的事业和爱人。

对他来说,爱情终究成为一场难圆的梦。高君宇的突然离世,令石评梅痛悔交加,她再一次体会到痛彻心扉的感觉。

图片

高君宇逝世后,石评梅依照他生前的愿望,将他葬在陶然亭。墓碑左侧,刻着石评梅手书的碑文:“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三年后石评梅也心碎泪绝,伴着高君宇长眠于陶然亭畔,心魂相守。

她的好友庐隐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在枕头下面发现一个笔记本,里面夹着高君宇的照片和那片题诗的红叶,笔记本的扉页写着两行字:“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愿死后得并葬荒丘。”

或许我们还可以从他们之间的交流中一窥二人当时的感情状态。

高:满山秋色关不住,一片红叶寄相思。

石:枯萎的花篮不敢承受这鲜红的叶儿。

高:你的所愿,我愿赴汤蹈火以求之;你的所不愿,我愿赴汤蹈火以阻之,不能这样,我怎能说是爱你!

石:我现在恨我自己,为什么去年不死,如今苦了自己,又陷溺了别人。

高:我是有两个世界的,一个世界一切都属于你,我是连灵魂都永禁的俘虏;为了你死,亦可以为了你生。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不属于你,更不属于我自己,我只是历史使命的走卒。

石:我可以做你唯一的知己,做以事业为伴共度此生的同志。让我们保持冰雪友谊吧,去建筑一个富丽辉煌的生命!

高:昨天,我忽然很早起来跑到店里购了两个象牙戒指。一个大点的我自己带在手上,一个小的我寄给你,愿你接受了它。或许你不忍吧!再令它如红叶一样的命运。愿我们用白来纪念这枯骨般死静的生命。

诚然,我也愿用象牙的洁白和坚实,来纪念我们自己静寂像枯骨似的生命。

高:地球上最远的地方是哪里呢?

石:便是我站着的地方。

高:珠!一颗心的颁赐,不是病和死可以换来的,我也不肯用病和死,换你那颗本不愿给的心。我现在并不希望得你的怜恤同情,我只让你知道世界上有我是最敬爱你的,我自己呢,也曾爱过一个值的我敬爱的你。珠!我就是死后,我也是敬爱你的,你放心!

石:辛!你假如仅仅是承受我的心时,现在我将我这颗心双手献在你面前,我愿它永久用你的鲜血滋养,用你的热泪灌溉!

自动播放

这一段曲折婉转的故事也被搬上了舞台,晋剧《高君宇与石评梅》由两位国家一级演员——武凌云和王春梅夫妇担纲主演,通过陶然约会、夜校惜别、太原播火、南国寄情、彗星陨落、墓畔哀歌等几个篇章,展现了高君宇和石评梅的生死绝恋。现实夫妻演绎革命伉俪,生动诠释了这段旷世之恋。

图片

“我爱演员这个职业,我爱石评梅这个角色!在台上,我不是春梅,就是评梅!那时,我穿越了……时空隧道里,我是那个民国才女,我有我的信仰,我有我的爱、我的痛、我的追求和理想!很庆幸我选择了演员这职业,忘我是她最大的魅力!泪水流淌,是评梅悲痛的泪,是我春梅幸福的泪。”石评梅扮演者王春梅如是说。(尚书宇)

来源:综合自美丽说女性微刊、三智书院、千古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