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这么大,第一次不回家过年

长这么大,第一次不回家过年

2021年02月09日 11:02:20
来源:凤凰网山西综合

窗外的风不安分地拍打着玻璃,发出“格楞格楞”的声音。但蒋力却丝毫未觉,站在阳台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透过窗户,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的马路,车来车往,很少有完全没有车的时候。蒋力习惯这样边看边想事情。

他的右手抓着手机,亮着的屏幕上显示着社交软件的聊天界面,悬空的大拇指微微地颤抖着。

过了片刻,他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轻轻敲击了下屏幕。

2021年2月6日,他做出了一个犹豫了很久的决定——不回家过年。

一个选择

“今年过年我就不回家了。”

简单的一行字静静地躺在聊天对话框里,这是发给父亲的。信息发出后,蒋力有些释然,同时心里又有些不忍。

“说一点都不想回那是假的,但是需要考虑的东西也不少。离过年没几天了,我得早点做决定。”蒋力倚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早在1月份,蒋力就开始考虑过年回家的事情。谁知榆次突然出现疫情,近在咫尺的太原也如临大敌,害怕又出现新的变数,他暂时按下了这个念头。

真实的生活永远充满了艰辛。没等疫情出现变数,工作就险些压得蒋力喘不过气。年前进入了忙碌期,蒋力每天都加班到很晚,回到家基本上在十点以后,顾不上收拾家,以致于好好的一间房硬生生住成了出租屋。双休日也并没有让他拥有多少空闲时间,“连买菜的时间也没有,去物业缴费都是跑着来回”。

长这么大,第一次不回家过年

等蒋力回过神来,距离春节已经没几天了。他不得不硬挤出一些时间去思考,铁路购票软件也被他开了关,关了开。

令他惊异的是,除夕当天竟然有不少回家的车次还有余票,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虽然蒋力的老家只是一个小城市,但是火车票也很紧张,除非很早就买,或是用抢票软件来抢,不然正常情况下只会看到一个个灰色的“无”字。

会出现这种情况,蒋力不难猜出其原因。随着疫情的反弹,国家早就开始提倡“就地过年”,并且公布了明确的返乡政策,大部分省份都在积极响应,山西也是其中之一。综合考虑之后,部分人选择不回家也情有可原。

看着席别一栏一排排小而显眼的“有”字,蒋力犹豫再三,终究还是选择了不回家。他考虑了很多,工作,假期,政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安全。在回家的路上,并不是完全与病毒隔绝。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自觉。

这是二十几年来,蒋力第一次不回家过年。

享受孤独

蒋力是家中独子,2016年来到太原,打算在这座城市定居。当时一拍脑门,干脆连户口也迁了过来,成了一名新太原人。没两年买了房,一直就这么住着。

一个人在外漂泊本也无事,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原本的平静。

2020年1月初,得知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后,蒋力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加上工作干得不是很顺心,当时直接辞了职,早早地就回了老家。

后来发生的事举世皆知,疫情暴发,全国各地开始封锁交通。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大家都被困在家里。但对于蒋力来说,这并不难受,甚至还乐在其中。

蒋力性子静,坐得住,小时候就经常窝在家里不出门,能跟自己玩一整天,说白了就是“宅”。

长这么大,第一次不回家过年

另外,由于疫情的影响,“走亲戚”这一过年传统保留项目基本上也停止了,对蒋力这样从小发愁串门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

“可能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通病,小时候经常被父母硬拽着去亲戚家拜年,所以不是很喜欢‘走亲戚’。”

有吃有喝,不用出门,这种日子蒋力觉得很难得,唯一让他有点受不了的,是来自母亲的唠叨。

要不要回来上班啊?不行咱考个公务员吧?有没有给我找下儿媳妇啊?明天见见你舅舅给你介绍的姑娘吧?都几点了怎么还不起床?这垃圾看见都不知道收拾一下?……

两个月的时间,蒋力有点受伤,承受了这么多唠叨,他觉得自己好像一无是处。

3月21日,刚确认好太原疫情基本稳定,蒋力就迫不及待地冲回太原。

“这么说可能有点薄情,但一个人住的确很自在,并没有觉得太孤单。”

直到坐在太原家里的沙发上,蒋力才感觉自己重新掌控了生活。

这才是他熟悉的生活,孤独又坚强。

“母后”驾到

得知儿子今年不回家过年,蒋力母亲连忙打去了电话,言辞间虽然鲜有责备之意,但其中的失落却清晰地流露了出来。

蒋力能听出母亲话里的意思,但是他依旧坚持自己的选择。

“假期拢共也没几天,刚回去差不多就得回来,实在不想来回折腾。而且还有工作需要完成,一个人在这可以清净一些。”

说起现在这份工作,蒋力直言运气好。回想起去年找工作的经历,他也颇有些头疼。

从2020年2月开始,山西不断推动有序复工复产。复工初期,大多数公司都不会选择招新员工。蒋力基本上把招聘网站翻了个底朝天,身边所有能问的朋友也都问过了,“那段时间很慌,感觉像无根浮萍一样,每天睡觉都睡不踏实,曾经一度很想回家”。

对于蒋力的事情,母亲很少直接干涉,她希望能给蒋力一个自由的空间,不过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唠叨两句。

原本母亲只是叮嘱蒋力好好过个年,别亏待自己,蒋力也满口答应。谁知母亲突然变了主意,又打来了一通电话,内容很简单:她要来太原过年。

蒋力傻眼了,没想到母亲主意变得这么快,眼看着自己在家尽情休闲的计划即将泡汤,他开始劝说母亲。

结果毫无疑问,失败了。

“我跟她说我能行,但是她仍然执意要来,或许在她眼中,我真的是一直长不大的孩子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蒋力的眼中却透出喜色。而在他的面前,恰好是他和父母一起合影的相片,每个人笑得都很甜。

(文中蒋力为化名)

(文:尚书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