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暖,让相思“就地安放”

爱与暖,让相思“就地安放”

2021年02月09日 11:04:42
来源:凤凰网山西综合

1月28日,2021年春运大幕正式拉开。往年,张德东也是春运大军中的一员,带着早已备好的年货踏上了返乡过年的旅程。孟翔也已经盼回了离家大半年的父亲,穿上新衣,神采奕奕地“骑”在父亲肩头逛庙会、看杂耍……

2021年初,在疫情形势依旧严峻复杂的情况下,国家卫健委和多个省份纷纷发声,提倡在工作地过节,非必要不离开当地。

万家灯火,喜乐欢聚,本应是春节最迷人的模样。在“就地过年”倡议下,那些无法团圆的人,相思该何处安放?

“‘河北病毒’,这四个字击碎了我的回家梦”

“新冠肺炎大概率要伴随我一辈子了!”当第二年退掉春节回家的火车票时,张德东无奈地发出感叹。

漂泊在外,过年回家是农民工一年中最大的心愿,也是张德东这些天起早摸黑的动力。他已经早早地备好了年货,购置了一些山西特产:平遥牛肉、太谷饼、台蘑酱……想给在家的妻儿尝尝鲜。但2021年1月2日的一条消息又一次打乱了他的计划——“石家庄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这种滋味对张德东来说并不陌生,却同样有些苦涩。时间倒转回一年前,疫情暴发初期,武汉成为了世界关注的中心。那时张德东恰好在武汉务工。随着武汉宣布封城,身处疫区的他默默选择了留守。

而今年,他的家乡河北省石家庄市成为新一轮疫情暴发后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公共场所关闭、火车站暂停进站、小区封闭……去年张德东经历的这些,今年正在家乡上演,他的心情比去年更加焦虑。

“我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8岁,说句心里话,每天无论干活还是休息,都在想着他们。”张德东坦言,石家庄疫情暴发后,他每天都会和妻子视频很长时间,他担心一家人封闭在家是否安全,妻子则操心他在工地能否过个好年,两人时常聊着聊着,语气就哽咽起来……

随着春节脚步的临近,石家庄疫情总体得到控制,确诊人数逐渐下降,从太原到石家庄的火车票也恢复售卖。不过张德东还是决定响应号召,就地过年。

做这个决定,他更多考虑的是节后返工路。“返工即便用工地让我进入,也会被强制隔离14天,我的回家路漫长得要走28天。”张德东有些无奈,但语气也轻松了下来,“我呢这样做也是为国家抗疫贡献了一份力,别夸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我骄傲!”

“盼了一年,没能盼到父亲回家”

“孩子,在家要听妈妈的话,爸爸在外面挣到钱了,过年回家给你买你最喜欢的零食和玩具。”每次父亲出门,9岁的孟翔都会听到这样的话。而他对父亲过年回家的期待,从父亲迈出家门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

盼望着,盼望着……往年每到腊八节,离家一年的父亲就会回来。父亲到家后,孟翔总会迫不及待地翻一遍父亲提回来的大包小包,寻找属于自己的礼物。而今年,他却没机会再感受这份惊喜。

孟翔的父亲在建筑工地打工,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时常是人跟着工程项目跑。从去年上半年到现在,他一直在河北省三河市打工,疫情之下,他同样选择就地过年。

从电话中得知这个消息时,孟翔默默地低下了头。一年的期盼变成了失望,他心里有委屈,却也不敢和母亲哭闹。“我是大孩子了,应该要懂事。”这是他向父亲做出的保证。

盼不到父亲回家,孟翔只能和母亲,还有上中学的哥哥一起过年。不过他记得父亲在电话中的承诺:“下次回家一定在家里多呆几天,一定给你买个新书包……”

别样的爱与暖,吹散愁绪

像张德东和孟翔这样今年春节不能团圆过年的并不是少数。

2月3日,智联招聘发布《2021年春节“稳岗留工”调研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7.6%的异地就业人员表示此次春节不返乡,其中已婚已育群体占比更高。

“就地过年”号召下,如何保障农民工和留守儿童过一个温暖祥和的春节?

除了号召、解释和安抚,张德东所在的施工单位不仅按时足额为项目人员发放工资,还给留下来的工人每人额外发放补贴,甚至专门腾出办公楼改善农民工春节期间居住环境……张德东感到很满意,也有了留下来的底气。

趁着快递还未停运,他赶忙把工地发放的爱心大礼包和自己购置的年货打包好,交由快递小哥送回家。“留在太原过年,也能趁这个机会多挣点钱,等到疫情缓解,再回家多呆一阵也没什么不好。”张德东已经调整好心态。

爱与暖,让相思“就地安放”

而孟翔的心情,也因为一个新书包的到来而逐渐放晴,只是这个书包不是来自远方的父亲,而是来自一批长期关心他的志愿者。

从2016年开始,由吴建鑫发起的汇爱助学志愿协会开始资助山西灵丘县几所小学的家庭困难学生,而孟翔所在的下寨南小学正是其中一所。

在“就地过年”倡议之下,志愿者们早早地联系了学生家长,确定其春节安排。为消除“就地过年”家长的后顾之忧,志愿者和学校老师一起,带着年货和新年礼物,敲开了包括孟翔在内的留守儿童的大门。

孟翔的遗憾,最终以这样的方式得到了弥补。

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有孩子的地方才有年。团聚是中国人刻入血液的文化信仰,谁不想跨越千山万水归乡?正如张文宏医生所言,“就地过年是作出了牺牲,没有谁会认为理所当然”。

但幸好,还有这些温暖守望可以让相思“就地安放”,待春暖花开,疫情褪去,再团圆。

(文中张德东、孟翔为化名)

(文:韩芸铃)